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日本去年四季度GDP萎缩6.3%

作者: hbbowei.com 时间:2020-02-23 来源:未知
摘要:陈子雷指出,安倍内阁欲望日本经济能在奥运会前实现平稳过渡的可能性正在始终减小,甚至可能影响安倍政府的民心支持度。他指出,一方面是日本经济走势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国内...

  陈子雷指出,安倍内阁欲望日本经济能在奥运会前实现平稳过渡的可能性正在始终减小,甚至可能影响安倍政府的民心支持度。他指出,一方面是日本经济走势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国内对政府应答新冠肺炎疫情动作滞后不满。“对安倍政府来说,是一个比拟大的考验,一个比较大的挑衅。”

  2月17日,日本内阁府公布数据显示,经节令因素调剂后,2019年第四季度日本实际国内出产总值(GDP)年化季环比初值萎缩6.3%,创2014年三季度以来最低,也是日本经济五个季度以来首次下滑。

  此前,日本经济研究中心调查的34位经济学家平均预期该季度年率下降3.55%,而上述数据比预期更差。

  在此之前的16日,日本探讨新型冠状病毒对策等问题的专家组举行首次会议。专家组组长、日本国破感染症研讨所所长胁田隆字表现,日本国内正处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早期阶段,1月浦东机场旅客吞吐量降5.39% 各大机场均下滑,能够预期将会进一步发展。

  分析认为,一方面,中日经济联系周密,中国经济受疫情牵连不免将对日本经济发生影响,另一方面,日本本身内需增长乏力等问题较为突出,如果疫情在其国内进一步发展,将会令经济承受更大压力。星展银行(DBS)在最新研究报告中忠告,日本经济正处于技能性消退(即持续两个季度经济负增长)的边缘。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央主任陈子雷接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指出,日本今年一季度经济走势不容乐观,不消除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台风、暖冬以及年初这场疫情,都是安倍政府预见之外的不确定因素,对经济冲击相比大。但他也强调,一旦疫情得到操纵,中国和日本经济有望迎来较大反弹。

  花费税连累去年四季度GDP负增加

  根据日本内阁府发布的数据,在剔除物价变动影响之后,2019年10至12月日本GDP初值比上季度下降1.6%,换算为年率下降6.3%。时隔5个季度转为负增添,而当年7至9月的GDP换算为年率增长0.5%。

  从其去年四季度GDP构成来看,内需贡献度为负2.1%,外需奉献度为正0.5%。具体名目来看,个人消费实际降低2.9%,时隔5个季度下滑。设备投资减少3.7%。住宅投资减少2.7%。公共投资增长1.1%。受寰球需要疲软及中美商业摩擦拖累,出口减少0.1%;进口减少2.6%。

  为缓解政府财政压力,日本去年10月开始将国内消费税税率从8%上调至10%。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指出,税率上调后,消费增税前抢搭末班车须要的报复性减少,同时大型台风跟暖冬导致的破费增长乏力,都成为了拉低经济增速的沉重包袱。

  陈子雷向记者指出,只管安倍政府去年增税前采用了一系列办法,包含增加补充估算,部分用于刺激个人消费以减少消费税上调对经济的影响,但又受到台风冲击,加上今年暖冬,日本滑雪场冬季消费明显降落。消费税、台风、暖冬三大因素影响下,私人部门消费下滑了2.9%,但他指出,与2014年二季度那次上调消费税比较,政府的托底政策还是起到了一些成果。

  除了消费下滑以外,陈子雷指出,中美贸易摩擦、少子老龄化气象等因素导致企业国内投资下降。诚然出口对GDP贡献仍是正的,但受贸易摩擦影响也有下滑。在他看来,当初日本基本是靠政府加大支出,包括投资和消费方面的支出在支撑经济。当初来看,“今年一季度经济形式不容乐观,甚至可能说是局面严厉的,不打消负增长的可能性”。

  在日本经济研究中心(JCER)进行的一项考察中,台州老板抱走7066万大奖要给员工发奖金,接受考核的经济学家预计,日本经济会在今年1-3月有所反弹,预计一季度GDP将增长0.54%。但关键的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暴发的一直定性,给日本经济蒙上了一层阴影。

  NLI研究所实行研究员Taro Saito认为,经济极有可能在1月到3月遭受另一次紧缩。他指出,疫情主要影响游览行业和出口,但也可能重大影响日本国内消费。如果不能在东京奥运会之前遏制疫情扩散,那对经济的破坏将是巨大的。

  目前,距2020年夏季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开幕还有5个多月的时间,东京奥组委方面17日已再度重申,东京奥运会绝对不会撤消,也“不B盘算”。

  陈子雷指出,安倍内阁活力日本经济能在奥运会前实现安稳过渡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减小,甚至可能影响安倍政府的民心支持度。他指出,一方面是日本经济走势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国内对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动作滞后不满。“对安倍政府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考验,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疫情应答是个大挑战

  2月16日,日本就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等问题举办首次专家组会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和专家组组长胁田隆字均缺席了会议。胁田隆字在会上表示,日本国内现在处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早期阶段,可以预期将会进一步发展。安倍晋三也表示,事态时刻在产生变革,要大幅强化疾病检测系统,全力裁减和强化治疗和咨询体系。

  日本政府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周振宇称雄智运会业余个人赛 江苏围棋“砸金蛋”,东京15日和16日辨别确诊8例跟5例病例,和歌山县和爱知县等地也有新增病例。日本厚生劳动省2月17日宣布,在对“钻石公主”号邮轮新一批受检人员共540人的检测中,有99人确诊为新冠肺炎病毒沾染者。至此,该船上共已有454人确诊,其中189人为无症状感染者。由于感染者近日持续增多,加上局部地方报告的病例无奈断定感染途径,令各界担心。

  经济大臣西村康俊(Yasutoshi Nishimura)在GDP数据公布后发表的一份声名中表示,政府已经准备采取所有必要的措施,并正在密切关注新冠病毒疫情暴发可能对经济尤其是旅行业造成的影响。“政府渴望日本经济连续温和复苏。然而咱们必须对疫情对海内外经济的影响保持警惕。”他说。

  另据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2月10日发布的一项估算,如果到3月约40万名中国团队游客全部取消,那将象征着损失800亿日元(约合公民币51亿元)以上的游客消费。另外,疫情还将通过工业链和出口拖累日本经济,一方面日本从中国入口大量的汽车零部件在内的一系列产品;此外,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以半导体等电子零部件及汽车为主,若疫情影响中国国内消费,那么也将影响日本对华出口。

  陈子雷指出,中日两国经济已高度融合。目前约有33000多家日资企业在华投资生产,两国进出口很多是产业链上各类产品,包括旁边产品、原材料和最终产品。另一方面,如果中国国内的消费需求走弱,对部分日资企业的收益也会带来不利影响。

  只管如此,不少剖析人士担忧,日本政府和央行可动用的政策“弹药”已经不久,一旦浮现经济衰退的情况,可能缺乏足够有效的应对手段。Norinchukin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Minami Takeshi说:“日本政府已经采取措施应对销售税上和谐奥运会后的经济放缓,因此难以寄望在财政方面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同时,他认为日本央行可能也无能为力,“对日本经济而言,进一步宽松可能弊大于利。”

  陈子雷也指出,日本央行政策空间已经很小,只能依靠安倍政府去年颁布的范畴达26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如果加大财政政策力度,日本公共债务累赘又会进一步增长,在经济局势较为重大的时候,财政政策是否起到预约后果也是个问题,这“就是一把双刃剑”。

  星展银行目前已经下调了对日本2020年GDP的猜想,第11届龙星战预选赛对阵 首轮谢尔豪时越等出战,从此前的猜测的增长0.5%下降至0.2%,但同时将2021年的增速预测从0.9%调解为1.1%。

  但星展银行的经济学家Ma Tieying以为,假如一季度经济数据继续令人失望,则存在技巧性消退危险,届时日本央行不得不再次作出回应。她预期,日本央行可能在3月/4月的会议上,将上半年短期政策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0.2%。



联系我们
Contact
联系我们
我们很想听到您的声音

电话:400-8876-039

Q Q:5008777

邮箱:5008777@qq.com

地址: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


[向上]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400-8876-039

Copyright © 2002-2019 内蒙古快3官网www.hbbowei.com 版权所有